红豆馅里的麻糬

远远支持园医(●'◡'●)ノ❤

【第五人格/园医】第二章 追捕者与狩猎者

感觉故事有点跳....

是不是文笔不好的问题...

下次会更努力(ˊ˘ˋ*)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"叮叮叮叮叮"刺耳的闹钟在耳边想起,艾玛不尤的皱起眉头,好累...真不想去学校啊...在十分钟....,抵挡不住身体的渴望,按完闹钟又倒回去睡了。

  ...

  "老师,还剩一位同学没到"拿着点名表,进老师办公室,一头红棕发色少女,走到老师面前,递给老师点名表"艾玛伍兹吗...?"老师皱紧眉头"开学典礼要开始了怎么还没来"老师苦恼的搔了搔头,少女接着说"老师,我在校门口等吧,她因该不知道在哪里"少女询问老师,一边整理点名表,"好,麻烦你了"老师点头同意了少女的提议,真想看看她到底是谁,这么大胆子,居然敢在重要的开学典礼上迟到。

  "呼...呼...到了...应该是这里吧?"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内有兽人基因的关系,运动神经异常的好,正常人十分才能到的了,艾玛五分钟就到了,都是昨天用了太多力气,今天全身酸痛,毕竟...也是个成年"人类",光要困住她就要花不少力气...忽然回想自己原本也是人类,是什么时候承认已经不一样了呢?

  五年前,废墟工厂一场大火,让我失去了仅存的,身为人的意志......因为是木制工厂,从小火到吞噬工厂的大火短短不到一分钟,而在里面的我们根本来不及逃,印象中大概二三十人。

  "艾玛!快走!!"玛尔塔——在这世上最好的朋友,抓起我的手硬是往前跑,"别跑了...跑不掉的..拖着我也是累赘...."我扯掉他的手,"这么做也只是徒劳无功...还不如静静的享受仅存的生命..."此时的玛尔塔脸上慌张转为愤怒,打了艾玛一巴掌,响亮啪的一声,"你有病啊!谁说我们会死,我们一定会活着一起逃出去,前面有个门说不定就是出口了"玛尔塔再一次抓起我的手,力大无比,这次怎么甩也甩不掉,眼看门就在眼前,忽然,前面着了火的柱子摇摇欲坠,"玛...玛尔塔..."艾玛指了指那根柱子,"没事,跑过去"玛尔塔完全不打算减速,就在碰到门把的那一刻,柱子倒了,重重倒在玛尔塔和艾玛的肩上,突如其来的的疼痛让艾玛天旋地转,但手还是紧紧抓住门把试图打开,一旁的玛尔塔一边拍打身上的火,......火?,好痛好痛好痛!!火就在艾玛身上燃烧,那种灼热感,就像有很多把刀在你身上刺,而你怎么甩也甩不开,试图拍掉身上的火,不见变小的迹象,好累...没力气了...松开了门把,就这样倒在地上任由火侵蚀她的身体,忽然一名披着斗篷的男孩走过他身后,像接力似的在艾玛松开门把时,手接了上来,"不要死给我撑着!我找找有没有水来灭火"转过来对着几乎就要失去意识的艾玛说着,从地上昂首看向男孩的脸,莫名温暖的感觉从胸口涌出,接着,男孩转开了门把,门后一片黑暗,看来不是出口啊..此时玛尔塔也倒下了,"玛尔塔..."没有回应,"玛尔塔!你不是说不会死的吗!给我醒来..."还是没有回应,用尽了仅存的力气,在要失去意识之前看相玛尔塔后方一样要被烧死,哭着,哀嚎,怨恨着的人,无人能躲过火焰的侵蚀...。

【第五人格/园医】第一章 狩猎者与追捕者

第一次写这种文

如果写的不好请轻点喷o(〃'▽'〃)o

这是长篇类型的文,有可能没人设会看不懂,人设会补上的

是看了其他的文想出来的产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,

"啊!!!!!!"宛如见到死神般绝望的叫喊。

"拜托...别...别杀我...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..."只见女人一屁股坐到牆角,双腿颤抖着。

  而在女人面前,大约十六十七岁的少女,纤细的四肢,白皙的皮肤,发红的双眼,艾玛 伍兹——是少女的名字。

  虽然披着斗篷,但还是遮不住她的美貌,斗篷附近露出的栗色长发,因风变得有点凌乱。

  "哦?"艾玛挑了挑眉,似乎有点兴趣。

  女人一看有希望马上抓着艾玛的腿,"你...你想要...钱...钱吧...我可以给你...只要放了我..."女人强忍着恐惧涌上心头的绝望感,但却掩盖不住恐惧的气息。

  "不过...我不需要钱呐,我要你  的  人~ "艾玛做后三个字故意放慢了速度,从一开始就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,带着戏谑的想法,想给她一点希望在杀掉。

  "什..."还没说完,一道利爪划过了女人的喉咙,干净利落,数秒后才喷出鲜红的血液。

   艾玛舔了舔爪子,在将爪子收起,红色眼瞳也同时转变为晶亮的绿色,抬头看了看高挂在天上的月亮,"啊...每到满月都要来一次..."每到满月,那种来自于动物杀戮的本性,只要满月没有抒发对残杀的渴望,身体就会饥渴难耐,浑身感到不自在,是的,艾玛不是人类,身上有着动物基因——兽人。